『摄影师』Rineke Dijkstra:最好的照片

『摄影师』Rineke Dijkstra:最好的照片

| 0 comments

“他们的全部家当都装在一个行李箱里,因此衣服都是皱的,鞋子也不合脚,她还穿着怪异的袜子”

1994 Almerisa

“我也要照相!”…阿尔梅蕾莎(Almerisa)的肖像,六岁,来自图兹拉的一个波斯尼亚穆斯林家庭,摄于1994年荷兰的一所难民中心。摄影:莱涅克·迪克斯特拉

1994年,作为某艺术项目的一部分,我受委托拍摄寻求避难者中的儿童,我去了位于荷兰莱顿的一个难民中心,我在开始工作之前在那里待了三天。

所有的孩子都穿着运动服体恤衫。我估计他们觉得还算舒服,但是我感觉他们看起来就像穿着睡衣。我认识到,如果他们的肖像要展出,他们应该穿上漂亮的衣服。我问其中一个萝莉有没有连衣裙,她说当然有了,于是我决定拍她。

另一个女孩开始哭起来,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我也想照相!”她的名字叫阿尔梅蕾莎-她就是这张照片里的女孩。她当时6岁。他的家庭来自图兹拉。他们是波斯尼亚穆斯林人,但不是信徒。在难民中心,他们和五六个家庭住在一个房间里,一块8米乘8米大小的地方。床铺互相摞在一起,他们挂上一些毯子以求保留一点隐私。

开始,我拍了一张阿尔梅蕾莎在床上的照片,身后挂着各种毯子,后来我改变了主意:我不想利用她的处境吸引眼球。我在房间的一角临时搭起了一个小摄影棚,这下效果好多了。如果你不在一张照片里解释所有的东西,小细节就变得非常重要:那身衣服,那把椅子,那个橱柜的一角。他们的全部家当都装在一个行李箱里,因此衣服是皱的,鞋子也不合脚,她还穿着奇怪的袜子,和裙子完全不搭。

在我拍下这张照片几年之后,我开始想知道阿尔梅蕾莎后来的经历,于是我追查到她的下落。现在,我每隔几个月就去给她拍照。照片总是越来越有趣:她开始变了,慢慢地接受西方欧洲文化。我觉得整个过程非常动人:一个孩子,从东方到西方,从战区到和平。

出生:荷兰锡塔德,1950年

推崇:奥古斯特·桑德尔(August Sander),黛安·阿勃丝(Diane Arbus)

激动时刻:“在多年从事委托摄影之后,我开始拍自己的照片,一系列海滩肖像摄影。”

要窍之处:“一直忠实于你自己的体验。拍摄你喜欢的东西而不是你讨厌的东西,这一点非常重要。”

1996 Almerisa

1998 Almerisa

2000 Almerisa

2002 Almerisa

2003 Almerisa

关于女摄影家莱涅克·迪克斯特拉(Rineke Dijkstra)

女摄影家莱涅克·迪克斯特拉(Rineke Dijkstra,1959— )出生于荷兰的锡塔德,如今生活和工作于阿姆斯特丹。在1992年和1996年之间,迪克斯塔拉开始拍摄一系列的青春期的人物肖像,这些被拍摄者都是身穿泳装的年轻人,有时候他们独自站立,有时候则是两三人的组合,站在欧洲和北美的海滩边上。这一系列作品在世界上展出后获得很大的反响,成为人物肖像独特的系列,展览一直延续至今。

这些照片拍摄于西方的三个地区,比利时,英格兰和美国,以及前苏联联盟的三个国家,克罗地亚,波兰和乌克兰。这些不同地区的画面看上去相同,但是还是有些微的区别。比如东欧的青春期女性以微微笨拙的姿态出现在照相机前面,而西方的女性形象在镜头前则显得相对自信。这些人物加上不同的服装,不同的肤色和姿势,构成了特殊的肖像主题:即便是镜头前独立的个体形象,大部分也可以反映出社会的状态,政治的角色,以及特殊的文化价值。比如在一幅画面中,一位年轻的女性站立着,带着一丝焦虑不安的感觉,地点是在南加利福尼亚的希尔顿·海德岛。她所摆出的这样一个姿势,仿佛是来自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画家波提切利的油画《维纳斯的诞生》——从波浪中升起的维纳斯。然而在照片中的波浪是在远处,而且是平静的,根本没有维纳斯诞生时的那种荡漾的激情。[FS:PAGE]摄影家试图告诉人们,这是人类所具有的天性中易受攻击的弱点。即便他们处在一种与世隔绝的环境中,但还是深深懂得,他们无法抗拒日常生活中的现实和以往的历史所带来的挑战,包括更为致命的来自于自身的挑战。

同时,迪克斯特拉也有一些作品是在摄影棚中拍摄的,她也让被摄对象身穿泳装显出局促不安的造型,甚至自己登场亮相,以自拍的方式完成这一主题。照片同样展示了情感的易损性,仿佛这些对象都是刚刚从水中出来,面对着成人世界的复杂性而惶恐不安,让观众一起思考个人的自身命运。迪克斯特拉还有拍摄女性怀抱婴儿的照片,同样也和存在主义的本质相关。画面中的女性带着高傲的神情,并且带有一丝惊讶和执著,她站在没有任何背景特征的走廊上,面对照相机。我们可以从照片中感受到明显的矛盾冲突的情感状态。

从1994年开始,迪克斯特拉同时开始了新的主题拍摄,和前一个海滩系列有相关之处。新的肖像系列局限于新西兰的一个地区的庇护中心,拍摄时间为两年一个周期。画面中年轻的女孩几乎都是同一个姿势,但是在两年之后的拍摄中所坐的椅子是各不相同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物的脚由悬空逐渐着地——随着脚的逐渐稳定,人物也似乎走向成熟。我们所看到的一组画面,就是小女孩阿尔梅丽莎在六年中的四次拍摄。也就是说,迪克斯特拉的照片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从而也表现出历史演进的过程。(林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