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吹动那抹红色的衣裳角儿

秋风,吹动那抹红色的衣裳角儿

| 0 comments

其实,你很美如吹在我心里的风一股清爽,一扑柔软吹吻,渐渐温存融化了,我的孤村/其实,你很美如偎在阳光里的云一团絮白,一游轻盈触目,缓缓卷舒素描了,我的眸书/其实,你很美如落在柳塘里的月一泓焕映,一帧涟卷染眸,褶褶浮影荡漾了,我的痴情/其实,你很美如酿在山家里的酒一壶新醅,一杯独酌吮舐,闻闻熏香迷失了,我的归巷/其实,你很美如飘在冬天里的雪一空飞花,一抹妖舞对白,皑皑玉片迷茫了,我的心篇/其实,你很美如立在雪地里的梅一挺傲骨,一枝醉红笑开,息息春讯诱牵了,我的追寻/其实,你很美如幽在深谷里的兰一阁闺秀,一朵画意芬芳,片片沁心盛满了,我的眷歆/其实,你很美如飞入我梦里的凰一身华丽,一袭心灵归夜,梦梦访求缚囚了,我的爱丘

凉飕的深秋,天空被片片似鱼鳞般的碎云遮挡,呈现那种既不瓦蓝也不灰蒙的颜色,一块块碎云间透出些许的淡蓝。河西岸畔,展眼前望,那是一派宽阔寂寥的溪面,往日南飞而去的雁儿不见踪影,不知是早已飞走,还是躲到它的庇护之所,只是南来的河风劲吹不断,时而还变换着风向,直把一江溪水吹褶。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河的对岸是座近有两千年的古城,它的城垣被近似直角的东西河流夹持,河水缓缓淌过半个芝城,只当在三江口处,这东河西河两条溪流才成丫字汇合,之后往南一路奔泻而去,东南部则是高耸的云际山铁狮峰等连绵群山。

时常漂于河上的杂物、泡沫也早已被风吹净,拢进河之旮旯,但见河面波褶万千,流水清且泛绿。此刻,心似秋风吹过的河,被轻轻激起了绢细的褶浪波纹,一褶接着一褶地荡漾,逆流前涌,难见圈出朵朵弧圆的涟漪,却似木刻画的无序乱纹。

秋风,带我追寻遥远的记忆,从江口吹来,吹过身上之后,又将它带向更远的他方!心底里那丛滋长的情愫,犹如眼前这江青绿溪水潺潺,不尽的流淌;缠绵又纠结的碎念,恰如秋风吹河,留下道道数也数不清的皱褶!

风吹绿草,苇叶斜斜。当第一次见她穿鲜艳的红色女装,轻挪而来之时,溪岸齐腰高的绿野,刚好衬出她的上衣,是那么的耀眼和聚目,我已是晕眩恍惚了。只有那心儿在突突的跳,仿佛要从喉咙蹦出,正当愣怔的须臾或间,一阵猛地刮过的河风,打了个激灵,才把心儿缩回,只有眼随影动的份了。

她那绰约薄质细柳身姿,在呼呼的河风里,尤其显得更加地清瘦,只怕是劲一点的河风,也就能将她刮走似的。但那头简约的短发,却彰显出她的果敢利索性格,恰又起到减少风的作用力,才让她得以驱步前行。粉白洁净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靥,全然一副恬淡又高雅之派,生就出了万千妩媚与风情。

其实,她很爱笑,笑声是那般的优美,当既甜又爽朗的声音拂过时,能震颤你的心。而晶莹的眸子,再和着那孩子样儿脸,得体时尚的穿着,无论是你第一次见到她,还是与她长期呆处一块,总给人以特别地清爽之感,又淡雅得如同一朵洁白初开的茉莉呢。让你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已是有了一个孩子的妈妈。

记得那会与她共处,对于文字的理解与兴趣,成为我们共同的探究和索求;年龄间的差距,不仅不成为我们交往的沟壑,倒是除却羞涩并与之奋进的砥砺。当工作及闲暇时光里的那不小心的感动,我们都将它轻轻地拢进一个不易被人发现的小囚笼,细密桎捁在各自的心底里,最后总是悄无声息地把它埋葬。不必过多的言语对白,只要彼此的一个轻微动作、稍许神情,总能默契会然于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