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座城市,在赵县达成

第100座城市,在赵县达成

| 0 comments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玩法:赵州桥

然而,赵州桥何时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能否以赵州桥为龙头,整合隋唐以来经典的古代大型石拱桥,作为“中国古代大型石拱桥”项目,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值得思考,也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赵县

禅茶;赵州桥;古桥;石拱桥;中国

发表于 2011-11-14 23:53

图片 1图片 2图片 3图片 4
旅行的意义是什么?答案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寻找和丰富生命的体验,是脚下的路,更是心中的路;有人说是寻找一段记忆,存在心中的幻想……因为人生很短暂;有人说意义在于换一种眼光审视自己和世界;有人说在旅途中用心去感受这个世界,用脚去丈量人生;有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让自己的生命在读书走路中得到延伸;还有人说旅行本没有意义,只是在不同城市间游荡……至于我,则认为人的生命由时间和空间组成,如果不能在时间上得到扩展,那么就在空间上延伸吧。
怀着这样的信念,我终于踏上了第100个城市的土地。河北省赵县,这座因赵州桥而闻名于世的小城,位居省会石家庄市东南40公里处。县城的布局极为简单,以陀罗尼经幢为中心,西北方为永通桥,东行不足1公里为柏林禅寺,向南约3公里即是著名的赵州桥。县城内还有一个“大观圣作之碑”,也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具体位置可能在石塔和柏林禅寺之间,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寻访一下。由石家庄开往赵县的车会在进入赵县后过了第二个红绿灯路口的地方停下,这里地图上标识为赵县汽车站,但没有汽车站的影子,班车的终点是柏林禅寺门口的停车场。在赵县汽车站的路口下车后,东行约500米,就是永通桥公园了。
永通桥,始建于唐代永泰初年,其结构形式完全模仿安济桥,因其修建时间晚于安济桥,而且形体又小,故人们将其称为小石桥。
永通桥的雕刻非常精美,桥面两侧有方形座柱22根,在现存的栏板上,在各小券的撞券石上,都有精美的浮雕,画面生动逼真。所以,当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大石桥看功劳,小石桥看花草。”是啊,大石桥创敞肩坦拱之先,对世界桥梁史有重大贡献,小石桥步其后,则有装饰精美之巧,若干部分甚至超过大石桥。两桥同在一地,相距仅3公里,所以古人将安济桥与永通桥并称为赵州“奇胜”。
参观完赵州桥的姊妹桥,对赵州桥的向往就更加强烈了。步行往西南方向走,可以在十字路口欣赏到北宋石刻艺术珍品,中国现存最大的陀罗尼经幢。在此转弯东行,即可到达柏林禅寺。作为中国禅宗史上的一座重要祖庭,赵州柏林禅寺在海内外都久负盛名。沿途可以看到很多小商铺都挂出“售票处”的招牌,不过那只是不良商家吸引顾客的手段而已。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河北省佛教协会的所在地,柏林禅寺竟从未收过1分钱的门票。在各地景点门票疯狂涨价的今天,显得更为难得。不仅如此,每天11点起寺内还免费提供素斋,周边小商小贩莫不涌入食用,但柏林禅寺依然坚持如此。也许,这就是佛教所宣扬的平等、向善等意义所在吧。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这座古刹虽几经兴衰,却仍然香火绵延、高僧辈出。据僧传记载,著名的译经大师玄奘在西行印度取经之前,曾来此从道深法师研习《成实论》。晚唐时,禅宗巨匠从谂禅师在此驻锡四十年,大行法化,形成影响深远的“赵州门风”。
金代,这里一度改为律宗道场,曾有五代律宗大德在此弘扬戒律达五十年。最有名的是诠宗律师。金朝末年,法传临济正宗的归云志宣禅师主持法席,柏林寺由此革律为禅,宗风大振。归云禅师平生主持七所名刹,望重当时,现在北京西郊潭柘寺尚存其舍利塔;元代,这里先后有圆明月溪禅师、鲁云行兴禅师,都是宗门大德,柏林寺由兹气象恢宏,成为燕赵一带的佛教中心;明清两朝,中央朝廷管理赵州地区佛教事务的机构——僧正司设在柏林寺。当时柏林寺的住持往往同时兼任僧正司僧正。近百年来,柏林禅寺屡遭劫难,殿堂、经像荡然无存。到1988年这里重新进驻僧人时,只有赵州禅师舍利塔及二十余株古柏,但这仍然向世人显示着这曾经是一处佛教古刹。
寺内座落有真际禅师舍利塔,又称赵州塔,建于元天历三年,全称“特赐大元赵州古佛真际光祖国师之塔”,高33米,七层。砖木结构,实心。来此上香、留影者络绎不绝。塔院四周有全国各地佛塔的介绍,配有照片,各地游客都能在这里找到当地所熟悉的佛塔。寺院的最后方是三层宏伟建筑菩提场,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是僧人极为友善,与其它各地寺院森严戒律并且不允许拍照所不同的是,这里的僧人主动上来打招呼问我从哪里来,并介绍说可以拍照等等。通过照相可以让更多的人认识柏林禅寺,从而普及佛教知识,这难道不是佛学的意义吗?
从柏林禅寺出来,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再次走到石塔附近,在这里可以搭到去赵州桥的车,向南约3公里,即是闻名中外的赵州桥了。1400年前的隋代大业年间,一个名叫李春的工匠在洨河之上设计并建造了这座单孔敞肩石拱桥,这注定成为世界工程界的奇迹并影响今后的建造理念。赵州桥自建成之日起,经历了10次水灾,8次战乱和多次地震,特别是1966年3月8日邢台发生7.6级地震,赵州桥距离震中只有40多公里,都没有被破坏,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说,先不管桥的内部结构,仅就它能够存在1400多年就说明了一切。1963年的水灾大水淹到桥拱的龙嘴处,据当地的老人说,站在桥上都能感觉桥身很大的晃动,但仍屹立不倒。
1991年,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将安济桥选定为第12个“国际历史土木工程的里程碑”,并在桥北端东侧建造了“国际历史土木工程古迹”铜牌纪念碑。它是世界上现存最早、保存最好的巨大石拱桥。赵州桥是入选世界纪录协会世界最早的敞肩石拱桥,创造了世界之最。被誉为“华北四宝之一”。桥长50.82米,跨径37.02米,券高7.23米,两端宽9.6米,中间略窄,宽9米。因桥两端肩部各有二个小孔,不是实的,故称敞肩型,这是世界造桥史的一个创造(没有小拱的称为满肩或实肩型)。桥上有很多的东西,类型众多,丰富多彩。唐朝的张鷟说,远望这座桥就像“初月出云,长虹饮涧”。站在壮观的赵州桥上,欣赏着这赵州胜景,让我们再来回味一下小学课本上的《赵州桥》吧!当时这篇课文的2段是需要背诵的,因此至今读来仍朗朗上口。
河北省赵县的洨河上,有一座世界闻名的石拱桥,叫安济桥,又叫赵州桥。它是隋朝的石匠李春设计和参加建造的,到现在已经有一千三百多年了。
赵州桥非常雄伟。桥长五十多米,有九米多宽,中间行车马,两旁走人。这么长的桥,全部用石头砌成,下面没有桥礅,只有一个拱形的大桥洞,横跨在三十七米多宽的河面上。大桥洞顶上的左右两边,还各有两个拱形的小桥洞。平时,河水从大桥洞流过,发大水的时候,河水还可以从四个小桥洞流过。这种设计,在建桥史上是一个创举,既减轻了流水对桥身的冲击力,使桥不容易被大水冲毁,又减轻了桥身的重量,节省了石料。
这座桥不但坚固,而且美观。桥面两侧有石栏,栏板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有的刻着两条相互缠绕的龙,前爪相互抵着,各自回首遥望;还有的刻着双龙戏珠。所有的龙似乎都在游动,真像活了一样。
赵州桥表现了劳动人民的智慧和才干,是我国宝贵的历史遗产。
当时觉得很长的课文现在看来原来只有300多字,提到过赵州桥的还有中学课本上中国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撰写的《中国石拱桥》。赵州桥的圆拱形状同其熟悉的名字,就跟当年的很多经典事物一样,永远的烙在了童年的记忆当中。时过境迁,当有一天终于站在这巨大的石拱桥上,难免有一些抑制不住的兴奋。童年的记忆,就像闪电般划过脑海,那个年代,已经再也回不去了。洨河之水在赵州桥的圆拱下缓缓淌过,多少时间就这样缓缓流走。
遥想50公里外正定府隆兴寺的宋朝遗风,100公里外伐尽嘉山木而修建成的定州开元寺塔,200公里外立于沧州郊外田野间的雄伟铁狮,
连同这赵州桥一起,并称为河北四宝。残破的公共汽车,纯朴的民风,只有河北给我们带来了这一切。
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过了100多座城市,虽然辛苦,但积累了很多人生阅历。行走中发现人是无穷的渺小,更多的未知世界将不再有时间去探索,尽管信息的发达已将世界透明化,但旅行的意义仍然是对未知世界充满的好奇,就像刚开始的那样。这样走下去何时才是头呢?虽然明知没有终点,但却希望能看得更远一些。是的,只要不断走下去,终有一天会走完的。

儿时,从小学课本中,我知道了赵州安济桥。大学毕业,参与第一次石家庄地名普查活动,我进一步认识了赵州永通桥和柏林禅寺。后来,又参与主编了《石家庄通史·古代卷》,沉醉于赵州禅茶历史文化的深厚悠远。如果说禅茶是赵州的一种文化标志的话,那么,赵州桥则是其地理标志。赵州,是一个充满历史之谜的故地,让我魂牵梦绕。

说起赵州桥,每个中国人都很熟悉。但是,赵州桥之于世界的影响和地位其实很多人并不真正地知晓。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有一座美洲河大桥,是世界上第一座平面弧形悬索桥。1979年在全美建筑设计比赛中获第一名,如今它已成为美国的名胜之一。这座大桥的设计者是一位出生在中国的设计师。他叫林同炎。林同炎在桥梁和建筑设计方面创造性的杰出贡献,让这位华裔科学家在国际上获得了百余项殊荣。美国土木工程学会为表彰他的特殊贡献,将该会的“预应力奖”改名“林同炎奖”。这是美国科技史上第一个以华人命名的科学奖。因此,这位从赵州桥走过,到唐山交大就学的华人,被称为“世界预应力先生”。有人称,林同炎的设计借鉴了赵州桥等经典作品,至今,赵州桥头屹立的那块由美国土木工程学会授予的牌子,引人瞩目,赞誉其为最悠久的“国际历史上土木工程的里程碑”。

1999年林同炎被美国建筑工程界权威杂志《工程新闻录》选为125年来最有贡献的人物。林同炎在获奖感言中说了一句经典的话:“我的科学技术基础全是在中国奠定的。”中国古代桥梁建筑的杰出成就,为林同炎走向世界的桥梁理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再说赵州桥,其又名安济桥,是隋朝开皇年间赵州巧匠李春营建的大石桥,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大型敞肩式石拱桥。

在这座宛若彩虹的石拱桥建成一百年后,一位唐朝中书令张嘉贞跨过安济桥,留下了著名的《石桥铭序》:“赵郡洨河石桥,隋匠李春之迹也。”“制造奇特,人不知其所以为。”说出了这位大唐重臣内心的震撼,也道出了赵州桥的神奇和宏伟。

赵州桥采用单孔形式,河心不立桥墩,石拱跨径长达37米之多。这是我国桥梁史上的空前创举。赵州桥采用敞肩结构,就是在大拱两端各设两个小拱。这种设计不仅可以增加泄洪能力,减轻洪水对桥身的冲击,还可节省大量石材,大大减轻桥身的自重。

在欧洲,直到1883年,法国在亚哥河上修建的安顿尼特铁路石拱桥和卢森堡建造的大石桥,才揭开欧洲建造大跨度敞肩拱桥的序幕,比安济桥晚了近1300年。

安济桥的科学魅力,给了当代预应力先生林同炎教授一个伟大的启示:如何能够用最少的建筑材料,以最轻的重力,设计建造结构最合理、稳定性最强的大桥,这是林同炎一生的追求,他设计的每一座建筑,都在追求这种境界,于是他影响了世界。

1931年,结束留美生涯的著名古建筑学家梁思成,回到祖国,加入了中国营造学社。中国营造学社汇集了一大批包括梁思成、李四光、刘敦桢在内的中国精英。他们革故鼎新,掀起了一股田野调查热潮。1932年梁思成来到赵州桥,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我不是通过精研典籍,而是由一首妇孺皆知的民歌指引,发现了这座精妙绝伦的桥梁。”他说的民歌,就是著名的《小放牛》,唱的就是赵州桥的神话故事——“赵州桥什么人儿修?玉石栏杆什么人儿留?什么人骑驴桥上走……”

第一次见到赵州桥的梁思成,犹如见到了心仪已久的恋人。在《赵州安济桥调研报告》中,他欣喜地记录了当时的感受:“我在那里得见这伟丽惊人的隋朝建筑原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1937年秋,梁思成离开被日本侵略军占领的北京。途经天津时,他仍然记挂着赵州桥,一定要让世界了解伟大的中国,一定要让世界尊重中国。于是他把赵县大石桥的英文论文手稿寄给他在美国的好友——美国著名汉学家费正清先生的夫人费慰梅。费慰梅找到麻省理工学院建筑系主任威廉·爱默生请教,而这位法国建筑史的专家,恰巧研究题目之一就是法国最早的石拱桥,而它比中国先行者要晚十个世纪。爱默生怀着极大的好奇,审视了随稿子附寄的精美图画和莱卡照片,他读完文稿,就把手稿寄给美国权威建筑杂志《笔尖》,并附了推荐信。随后,1938年1月号和3月号的《笔尖》杂志上,分两次刊出了这篇论文。这让赵州桥走进了西方人的视野。

梁思成的这篇文章还引起了另外一个20世纪伟大学者的注意。他就是英国人李约瑟,是一位著名的汉学家和科学家。他称梁思成为“研究中国古建筑的宗师”,并把梁思成这篇文章收录自己主编的《中国科学技术史》。这本书列举了26项从1世纪到18世纪先后由中国传到欧洲和其他地区的重要科技成果,其中第18项就是“弧形拱桥”。李约瑟写道:“在西方,圆弧拱桥都被看作是伟大的杰作,而中国的杰出工匠李春,约在公元610年修筑了可与之辉映,甚至技艺更加超群的拱桥。”

隋朝赵州的李春是幸运的,因为一位唐朝重臣张嘉贞的铭文,让历史记住了他的名字,而林同炎、梁思成、李约瑟的研究文章和理论分析,震惊了西方世界,也让西方人知道了中国工匠李春,知道了举世闻名的赵州安济桥。

举世闻名的赵州桥,创造了一座丰碑,留下了千古经典,也对华夏乃至国外桥梁建筑产生了深远影响,世界各地的能工巧匠,也在不断传承学习赵州桥的创新精神。

洛阳的天津桥,原是一座浮桥,唐代开元年间借鉴了赵州桥的范例,改建为石拱桥,又称洛阳桥。“天津晓月”成为洛阳古城的著名景观之一。

在赵州以北20公里的栾城苏丘村南,大唐武周时期的宰相苏味道在建造祖坟时,参照赵州安济桥的敞肩式结构,创建了著名的清明桥。

我国的石拱桥建造技术在明朝以后传到朝鲜和日本等国,促进了与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日本现存最古老的石拱桥,是长崎市的眼镜桥,是中国明代的一位福建和尚创建的,借鉴了赵州桥的石拱结构。位于东京的日本桥始建于1603年,最初为木制,其后多次被烧并重建。现今的日本桥是第19代,在1911年4月重建开通,为花岗石双拱桥,桥长49.5米,宽27.5米,为日本重要文化遗产。日本鹿儿岛市甲突川上的石桥群,包括玉江桥、新上桥、西田桥、高丽桥、武之桥,创建于江户时代末期,都带有中国古代石拱桥的印记。

赵州桥建成100年后,在赵州城边,又建造了另一座不朽的石拱桥,发展并优化了安济桥的敞肩式结构,把安济桥主拱与敞肩拱的科学结构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它就是赵州永通桥。

永通桥是与安济桥齐名的赵州名胜。1961年3月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桥长39.5米,宽6.63米,这座与安济桥具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石拱桥,最伟大的创造,是克服了安济桥主拱拱顶过高、桥面坡度太大的弊端,永通桥不仅造型秀逸,而且桥面近于水平,便于车辆通行,是一座真正把天堑变坦途的杰作。这是对安济桥建造技术智慧的发展与创新,也是赵州古城为世界桥梁建筑创造的又一经典之作。

赵州安济桥、永通桥的建成,不仅成就了中国桥梁建筑的经典,也使古老的赵州成为南北驿道上的交通重镇,成为隋唐佛教大发展时代的五台山进香道上多国礼佛师团的必经之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